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重大主页 | ENGLISH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语言文字 >  正文
加强语言文字政策研究座谈会发言摘要
信息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  责任编辑:王奕  发布时间:2014-09-01 00:00:00 阅读: 次

为推动实施《国家中长期语言文字事业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2—2020年)》,加强语言文字政策研究,保证国家语言文字各项决策的科学性、有效性,近日,国家语委在上海市教育科学院成立国家语言文字政策研究中心。在中心成立之际,召开了加强语言文字政策研究全面贯彻落实《语言文字规划纲要》座谈会,教育部副部长、国家语委主任李卫红出席座谈会并讲话。李卫红指出,政策研究在语言文字事业改革和发展中具有基础性、全局性的重要作用,是贯彻落实十八大精神和《国家中长期语言文字事业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各项部署的迫切要求,是管理、引导社会语言生活,促进和谐语言生活、建设和谐社会的现实需求。她要求政策研究中心围绕国家语言文字事业改革发展的大局,以问题为导向,开展政策研究工作;并要全面加强中心的建设,做好国家和上海语委的参谋和助手。

  上海市教委、语委有关负责人,中心学术委员会成员及相关专家参加了座谈会,就语言文字政策研究的理念、方法,当前迫切需要加强研究的语言文字政策问题,同时结合两会代表、委员对语言文字工作的意见建议,进行了研讨。现将座谈会发言摘要如下:

五大举措创新手段拓展工作领域

上海市语委、市教委副主任 袁雯

  近年来,上海市语委在拓展工作领域、创新工作手段方面进行了积极的探索与实践:一是以科研为先导、推动改革创新,“十二五”期间共立项资助41个科研项目,承担了12项国家语委课题,建设了2个国家语委科研机构。二是以提高国民语言能力为核心、形成新的增长点,不断加大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水平测试的推进力度,积极构建多品种、立体化测评体系,进一步加强学校语言教育,努力探索社区语言教育的方式与途径。三是以外文使用管理为突破、拓展新的工作领域,制定地方法规,颁布译写标准,完善长效管理机制,在维护好国家语言主权的同时,努力提升外语服务水平。四是主动融入文化建设和教育现代化事业、探索新抓手,全面推进中华诵行动,开展丰富多样的语言文化活动,并不断创新活动的形式与内容。五是以贯彻落实《语言文字规划纲要》为契机,制定《语言文字规划纲要》的实施意见,围绕七大任务,结合上海实际,设计提出12项重大工程、49个工作项目,并明确了每个项目的责任部门。

  同时,上海在“如何瞄准领域需求,使语言文字工作真正融入社会各行业的中心工作,推动各部门主动作为”,“如何处理好各种语言关系,构建和谐的语言生活”,“如何丰富完善语文类课程,进一步加强学校语言文字教育”,以及“如何加强语言学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等方面,仍需进一步加强探索与研究。

发扬优势推进区域语言文字工作

上海师范大学校长 张民选

  区域语言生活相对于国家层面的语言生活而言,具有地方特点;相对于领域语言生活而言,又具有综合性特点。以上海为例,上海是现代化国际大都市,未来还要建成“人口规模适度、城市群体完善、社会事业发达、多元文化融合”的全球城市。推进上海的区域语言生活,需要处理好三个问题:一是国家语言主权与城市语言服务之间的关系,需要两者兼顾,这方面欧洲一些国家的做法与实践值得借鉴。二是语言的工具性功能和文化性功能之间的关系,需要妥善处理。上海有三大优势语言,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英文和上海方言,各自发挥的主要功能不同,就要区别对待。主要发挥工具性功能的必须规范使用、准确译写,方法策略上要提供使用标准、加强依法管理;主要发挥文化性功能的要在文化领域重点着力,方法策略上要注重提供服务。三是关注语种的多样性问题,同纽约、伦敦等国际大都市一样,上海不仅有三大优势语言,还有其他很多语言,未来还会更多,如何应对,必须开展前瞻性研究。

加强外语战略需要研究六个问题

上海外国语大学校长 曹德明

  当前,外语战略的重要性已成共识,提升国家的外语能力、开展多语种服务等问题,已经提上了语言决策者、社会管理者的议事日程。有六个问题需要加强研究:一是外语和母语的关系问题,不宜把提高外语能力与提高母语能力对立起来;二是外语教育的规模问题,既要积极推动,也不宜过度;三是外语教育语种结构失衡的问题,应当研究制定服务于国家需要的语种规划,改变“英语独尊”的现象;四是外语教育的效率问题,要切实改变应试教育的外语教学模式;五是外语学习和使用危及母语安全的问题,比如字母词问题、外语学习者的文化认同问题等,要作出有说服力的研究;六是外语教育管理问题,应当避免政出多门、多头管理,努力实现大、中、小学外语教育的一体化管理,提升外语教育的计划性、延续性。

加强规范正确引导社会语言应用

《咬文嚼字》主编 郝铭鉴

  从一线编辑的角度谈一谈当前的语言文字规范方略,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在学校语文教育中要增加语言教育的成分。现在的文化人出现了语言能力的断层,学生母语意识淡薄、文字敏感性几乎没有,稿件里的错别字、病句、逻辑不通,比比皆是。二是在社会语言研究中要重视应用研究、当代研究、实践研究。语言文字管理部门有责任做这类实践性研究、应用性研究的题目,要针对社会使用普遍存在分歧的问题,逐一攻坚克难,《咬文嚼字》正在做这样的工作。三是要在文化评价系统中呼吁语言批评。现在的社会文化批评看上去很活跃、很丰富,但是真正对语言进行有质量、有针对性的批评几乎没有,导致语言的应用没有原则、没有立场、没有标准。语言文字政策研究中心今后大有文章可做,可以引导社会语言的规范应用。

加强不同职业人群语言应用研究

华东政法大学副校长 刘晓红

  通过一些数据研究和调查,发现不同领域职业人群都存在语言文字应用不规范的问题。针对领域语言生活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三方面建议:一是在高校中大量开设语言文字课程,加强对学生规范语言文字的基础教育,提高学生的语言运用能力和规范性。二是积极推进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从根本上理顺语文教学体系与语言文字应用水平之间的关系。每个教育阶段应该制定相应的教育大纲,通过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有机衔接,形成一以贯之的体系。三是加强社会语言文字应用的监测和调查,了解不同地域、领域、职业、年龄、教育程度人群的语言文字应用水平的现状和差异。

语言文字工作应该融入日常生活

上海大学副校长 叶志明

  关于方略的思考。语言文字工作就好比吃盐。吃盐对健康是必须的,但盐要放在菜里面吃;语言文字工作是必不可少的,但必须结合各项日常工作来开展,有机融入中心工作。

  几点建议:一是要切实加强对传媒语言文字使用的管理,其社会影响面广、影响力大,传媒的一个语文错误要数倍的语文教学才能补救。二是要关注语言文字教师队伍的问题,现在中文系里真正搞语言文字的人是少数,再过一二十年,可能咬文嚼字的工作就没有人做了,是因为没有人有这个能力做,这是一个很大的危机。三是语言文字研究要对社会上出现的新词汇、新的语言现象有快速反应,让人们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有问题的、什么是应该反对的。

建好国家语言文字政策研究中心

国家语言文字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江彦桥

  中心的建设目标是全面推进语言文字政策研究:一是努力形成独立的研究形态,探索语言文字政策研究特有的理论范式;二是研究内容覆盖语言文字政策制定、政策实施与政策评估的全过程;三是研究方法兼顾逻辑推演与实证调查、宏观价值判断与具体决策情境分析。

  中心的主要任务包括:承担国家及上海的语言文字政策研究课题与项目;研究、构建语言文字政策研究理论体系;开展语言文字政策问题调查与决策分析;开展宣传、培训与咨询服务,促进语言文字政策的有效执行。

  中心的发展将秉持基本建设与项目研究并重,通过项目制、兼职研究员制整合上海乃至全国的专家资源,共同开展研究工作。

必须“科学保护各民族语言文字”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 周庆生

  “科学保护各民族语言文字”是我们国家当前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的总原则、总要求。十七届六中全会将其写入了党的决议,《语言文字规划纲要》四章内容里有三章提到相关问题,这是过去没有的。之所以要提到这样一个高度,和国际国内语言发展形势密切相关。从国内看,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很多少数民族语言濒危;从国际上看,以维护语言多样性、反对语言霸权为诉求的语言资源观、语言生态观成为主流思潮,母语权利问题日益凸显。

  “大力推广和规范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科学保护各民族语言文字”,既是对《宪法》中关于语言文字问题两项规定的延续以及在新时期下的表述,又有创新点。

加强方言在语言生活中定位研究

复旦大学教授 游汝杰

  人们在不同的场合会使用不同的语言。在语言使用上有层级之别:一般的地域方言称为“低层语体”,超方言变体称为“高层语体”。双层语言现象在当代中国也是普遍存在的。建议采取以下对策:一是明确方言的地位与功能;二是将方言的保护与传承纳入语言文字工作的内容,在推广普通话的同时善待方言;三是明确中小学校课堂教学必须使用普通话,但课余的校园生活可以使用方言,倡导培养双语能力;四是鼓励学者制定当地方言的字音和用字规范,并以半官方的方式颁布;五是对广电媒体的方言节目加强管理,规定适当的时间比例,以及可以使用方言播出的节目性质。

树立语言文字规范标准更高威望

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研究员 费锦昌

  语言文字规范工作包括三个方面:一是规范标准的研制与优化;二是规范标准的宣传与培训;三是规范标准的贯彻与落实。要做好这三项工作,必须处理好一对矛盾:语言文字规范的整合优化与相对稳定。在根据科学性的要求进行整合优化时,要估计到社会的守成心理、使用习惯以及对标准变动的承受力。研制科学的规范标准是研究部门和高校的事情,分析社会的承受力和反弹力并提出合理的解决办法,则是语言文字政策研究中心的任务。另外,一定要考虑到语言文字使用面比较广的特点,做好宣传推广工作,逐步树立起语言文字规范标准更高的威望,促使人们自觉地学习和运用语言文字规范标准。

制定母语发展的四方面国家战略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 潘文国

  国家的母语发展战略包括四个方面:一是母语教育,应当成为国民素质教育的核心内容,并且必须从小学阶段抓起;二是母语教学,也就是各级各类学校的语文教学,要科学设置语文类课程,并进一步推进语文课程改革,有效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既要切实改变重“文”轻“语”、重知识轻能力的倾向,又要关注语言背后的文化问题,通过母语教学增强母语文化认同;三是母语应用,特别要关注计算机的语言使用;四是母语规范,要从历史和民族传承的角度总结母语规范和母语教育问题上的得失和经验,制定更合适的语文政策和语言文字规范标准。

  母语问题绕不开外语问题,就政策研究而言,有两个具体建议:一是避免使用“外语教育”这一术语,相对于母语教育,用“外语教学”这个术语恐怕更为合适;二是应当对基础教育阶段开展“中英文双语教学”进行必要性、合法性研究。

关于普通话水平测试的两点建议

上海市语言文字水平测试中心主任 徐民杰

  关于普通话水平测试提出两点建议:一是对《普通话水平大纲》进行修订。二是1994年以前制定了普通话的语音审定,而在最新版的教材中,有很多已经发生了变化,应该要有一个语音审定的规划,比如20年审定一次。希望把语音规范审定的成果尽快反映到新的《普通话水平大纲》当中。

《中国教育报》2013年4月3日第12版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4 www.33455.com All righrs reserver.渝ICP备05005762号
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沙正街174号 邮编:400044 电话:023-65102327